爱乐|伯恩斯坦100年:拆除古典音乐的高墙

来源:杏坛夯达网 2019-10-09 13:22:02

香港海关并扣查两辆汽车和两艘快艇。案件仍在调查中。

视频加载中...

▼点击阅读原文,今日生活市集,发现更多好物。

今天的我们谈论伯恩斯坦时,这位犹太音乐家的身份不可谓不多:他是作曲家,是指挥家,是音乐教育家,也是非常有天分的钢琴演奏者……种种头衔也好,身份也罢,总括来说,都指向了“音乐推广与普及”这个概念。他在指挥与作曲方面的才华与贡献固然值得后世铭记,但在我看来,这位美国音乐家一生中最孜孜以求的,是如何“拆掉古典音乐与公众之间的高墙”,令台上的演奏者与台下的观者达致互动的、往来分享的亲密关系。

在伯恩斯坦众多的、关乎音乐的身份之外,有一个词也是人们提到这位伟大音乐家的时候频繁用到的——人道主义者(humanitarian)。伯恩斯坦终其一生都在探索音乐之于人生、之于社会的意义与价值,而他在诸多社会议题与重要事件上的作为与表态(例如美国总统肯尼迪遇刺以及柏林墙倒塌的纪念音乐会等),均体现出,作为音乐家的他,面对风云跌宕的20世纪,渴望通过自己所擅长的媒介,为人们带来救赎与滋养、爱与和平。

2017年5月15日,禁毒缉毒大队接群众匿名举报称,一男子到中江县黄鹿镇一快递代理点寄递茶叶,但未实名登记。后将茶叶送到城区扫描时,发现内有异物。经查验,民警发现嫌疑人准备寄递的7个包裹中,均有重量不等的米白色晶体状毒品疑似物。

莱纳德·伯恩斯坦(LeonardBernstein,1918年8月25日-1990年10月14日)绝对称得上是20世纪最为人熟知的古典音乐家之一。今年适逢他诞辰一百周年,世界各地的管弦乐团、音乐机构乃至独奏家等,纷纷以自己的方式(组织音乐会、举办展览或委约创作等)纪念这位曾与卡拉扬比肩、在全世界享有盛名的指挥巨匠。

他亲自撰写讲稿脚本,有时介绍知名作曲家(他甚至在肖斯塔科维奇生日时介绍了这位传奇的苏联作曲家,这在美苏冷战期间可不是一件平常的事情),有时讲解奏鸣曲和协奏曲的概念,然后与乐团工作人员商讨,做一些内容上的删改。排练通常在早上六点钟开始,与乐团的彩排在八点,而音乐会通常在中午十二点钟面向全国直播。注意,是直播而不是录播,也就是说播放过程中不容许有任何的错漏与混乱。

今天,世界各地的古典乐团都在面临观众群老化的问题,都在寻找各式方法吸引年轻人对贝多芬以及拉赫玛尼诺夫等作曲家的作品产生兴趣。有的在社交媒体上载与音乐和音乐家相关的幽默或搞怪视频,有的为管弦乐团与流行音乐、爵士乐和其他艺术门类创造互动的机会,还有的,尝试举办线下讲座以及亲子音乐会,揭开作曲家以及作品的神秘面纱。值得一提的是,当今乐团及音乐推广机构采用的这些方法,伯恩斯坦早在半个世纪前就已经用过了。

如今的人们,常常将伯恩斯坦以音乐总监的身份带领纽约爱乐乐团演出的12年,称作这一乐团的“黄金时代”。这个成立于1842年的管弦乐团,在伯恩斯坦上任前,曾与众多世界知名的指挥家建立过或长或短的合作关系,包括瓦尔特、门格尔伯格以及“暴君式”的风格严厉的托斯卡尼尼,完成一众知名作曲家如德沃夏克、马勒以及格什温作品的美国乃至世界首演。

或许是因为惺惺相惜的缘故,两位时隔半个世纪的纽约爱乐音乐总监(马勒曾在1909年至1911年间短暂地担任过纽约爱乐的音乐总监一职)之间建构起一重难以言明的奇妙关联,而伯恩斯坦对于马勒音乐在美国及欧洲的全力推广,例如他曾在美国总统肯尼迪的纪念音乐会上演出马勒《第五交响曲》感人至深的慢板乐章,令这位一度被人遗忘的作曲家成为今日音乐会曲目单上经常出现的名字,甚至成为指挥与乐团的试金石。

在位于广西桂平市的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建设工地,一位工人在雨中施工作业(10月10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杨光 摄

对于这家屡次登上中药饮片产品质量黑榜的兄弟公司,同仁堂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在此前曾发布公告与该企业区分开。公告称,“同仁堂(亳州)饮片公司为本公司控股股东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属北京同仁堂药材参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控股的中药饮片生产企业。”

AT&T的法律顾问麦克艾特则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说:“今天司法部提出的诉讼是对此前数十年反垄断事务的严重背离”,并称公司有信息在法庭上占上风。

但电影上映后,吴京在里面的反派一角反而是最有性格,最为观众称赞。其敏捷的身手,毒辣的短刀打斗让看人得心惊肉跳又十分过瘾,印象十分深刻。

(责任编辑:张明江)

当我聆听伯恩斯坦1989年指挥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现场录音时,常常忍不住好奇:他在12月23日和12月25日晚上,分别在柏林爱乐大厅和音乐会堂指挥来自柏林爱乐、纽约爱乐、巴黎交响乐团和俄罗斯马林斯基剧院交响乐团的一众乐手演出贝多芬《第九交响曲》这部卡拉扬挚爱的经典之作时,可曾想起自己与卡拉扬的半世纪交逢呢?时移物易,连看似坚固的柏林墙都有倒下的那一天,人与人之间的恩怨情仇,放在漫长的时间旅程中,又算得上什么呢?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近期赖清德的言论第一次被岛内网友diss了。他在7月27日接受专访时曾公开声称,其实台湾不缺水、电、土地、人力、人才,“最缺的是信心,对台湾的信心”。当时有网友讥讽,“缺的不止信心,蔡当局还缺德。”、“台湾缺的是好的领导人跟行政机构负责人”、“诈骗集团 连自己都要骗”、“台湾也不缺你”、“看来是缺‘念力’,人人都是特异功能人士,还可以用爱发电。。。。我都搞糊涂了”、“台湾最缺的是民进党的良心”、“有了你,台湾就不缺战争了”。

在美国与苏联冷战初期的1949年,伯恩斯坦和卓别林等一众美国文化名人发起世界和平文化与科学会议,邀请嘉宾的名单中有苏联音乐家肖斯塔科维奇。这位43岁的作曲家是当时唯一在西方国家享有名望的苏联音乐家,不仅因为人们对斯大林政府向他发起的一系列批判与禁演的政令而对他抱持同情的态度,还由于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创作的《第七交响曲》(又名“列宁格勒”)成为反抗战争、渴盼和平的重要标志。

乾隆带动藏玉风

马里奥作为新生代年轻男演员,凭借《初恋这件小事》这部电影在中国一炮而红,具有中国血统的他在中国也是十分受欢迎。

2018年11月2日,印度阿格拉红堡,哈斯马哈勒宫殿(Khas Mahal)正殿外。(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我想,其中缘由固然包括伯恩斯坦与纽约爱乐乐团在电视传播的黄金时代极好地运用这一媒介与电视观众互动,推介古典音乐作曲家与作品,另外也在相当程度上归因于伯恩斯塔出众的语言表达能力以及舞台魅力。指挥家中不乏口才出众、能言善辩的人,但能够做到像伯恩斯坦那样,以亲切、幽默的语言,以循循善诱、平易近人的风格向台下小朋友介绍古典音乐知识以及聆听音乐的要诀的,确实少见。

伯恩斯坦是肖斯塔科维奇作品在美国以及欧陆的坚定推广者。他与芝加哥交响乐团灌录的肖斯塔科维奇“第一”和“第七”交响曲录音,已经成为乐迷了解肖斯塔科维奇交响曲的必听版本;而伯恩斯坦在担任纽约爱乐音乐总监期间,不单在“给年轻人的音乐会”系列演出中介绍这位苏联音乐家的作品,还曾在1959年带领纽约爱乐乐团前往莫斯科演出肖斯塔科维奇的交响曲。

中国-新西兰旅游年官网主要面向新西兰旅游企业,为他们提供平台,精准定位中国游客市场。旅游年官网开篇介绍写道:旅游业不仅是经济发展的动力,也是文化交流的桥梁。中国-新西兰旅游年为增进两国人民之间的了解提供了绝佳机会。

13日,银保监会发布2018年二季度银行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数据显示,二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余额为19571亿元,较一季度增加1829亿;不良率为1.86%,连续两个季度上升,较一季度提高0.11个百分点。其中,农商行不良率提升1.03个百分点,城商行不良率提升0.04个百分点,其他类型银行保持不变或下降。此外,拨备覆盖率由191.28%降至178.70%;资本充足率连续两个季度下降;净息差不断提升至2.12%。

三是进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提高金融资源配臵效率,完善金融调控机制。

中国基金业协会表示,根据“专人对接、专项审核、即报即审”的备案绿色通道机制,在符合备案标准的前提下,于1个工作日内完成备案,出具备案确认函。

看过几期节目之后,我们不难发现,伯恩斯坦可以说是一位天生的电视明星:他不怯场,动作与表情十分自在;他总是善于类比,将肖斯塔科维奇《第七交响曲》中的主题句与迪士尼动画中的某段旋律作比;他也擅长讲故事,动辄抛出自己与小女儿的日常对话,引起台下以及电视机前观者的共鸣。这种将艺术与日常生活情境勾连的讲述方法显然颇为讨巧,一方面能帮助观众借由周遭所熟悉的事物迅速进入音乐的情景中,另一方面也显示出,伯恩斯坦本人从来都不是清高孤傲的那一类艺术家——他渴望从寻常生活中获得艺术的滋养。

迈贾兹巴卜高等农业工程学校技术专家哈桑·哈鲁比对记者说:“今天的演示非常惊人。我亲眼看到了现代科技在农业上的应用。这种无人操作设备具有高精准度,在农作物的耕种收割等方面大有作为。”他表示看好这种技术在阿拉伯和非洲地区的应用前景。

视频加载中...

(本文刊载于《爱乐》2018年第8期)

当天俄外长拉夫罗夫在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讨论朝鲜半岛局势时重申,外交途径是解决危机的唯一选择。

伯恩斯坦之所以如此热衷演出老肖的作品,一方面是由于老肖本身的创作才华,二来也因为伯恩斯坦的犹太人身份,令他对于世间一切的颠沛流离与寂寞冷遇怀有深切的、发自肺腑的同情。肖斯塔科维奇是“局外人”,被斯大林政权排斥至边缘,而伯恩斯坦本人因为隐藏的同性恋身份,在半个世纪前的美国,又何尝不是心理医生以及身边人眼中的“局外人”呢?

事缘1989年年底,作为东西方冷战标志的柏林墙被拆除,两德统一,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个阵营之间亦见到和平的曙光。一场纪念音乐会是必不可少的,由谁来担任指挥呢?在柏林爱乐乐团担任过三十多年音乐总监的指挥巨擘卡拉扬自然是合适的人选,可惜他已于那年夏天离世,于是,这一重任便交到同为指挥名家的伯恩斯坦手上。

点击以下封面图

“你也许记得我最主要的弱点:我爱人群。”伯恩斯坦在一封给友人的信中,曾这样写道。信中所谓的“弱点”,也许会为需要清净创作的作曲家带来些许干扰,又何尝不是他身为一位音乐教育家和音乐推广者最难得的长处与优势?更何况,如今自诩“亲子音乐会”的演出节目何其多,自称“古典音乐推广者”的音乐圈中人又何其多,有几个能像伯恩斯坦以及当年那一套“给年轻人的音乐会”一样叫好叫座、将背景知识与现场表演糅合得恰到好处呢?

长久以来,伯恩斯坦与卡拉扬的瑜亮情结一直是坊间议论的热点:卡拉扬执掌柏林爱乐的三十多年间,伯恩斯坦的名字从未出现在乐季常设音乐会的指挥家名单中;而某次伯恩斯坦破天荒去听卡拉扬的音乐会,给出的理由竟然是“我非常讨厌卡拉扬的音乐,我只想看看卡拉扬的脸”。尽管两人在艺术理念和性格上想去甚远,但这两位20世纪最著名的指挥家仍然对彼此抱持体谅与尊重:卡拉扬的八十岁生日宴会特意邀请了伯恩斯坦(虽然后者未赴约),而伯恩斯坦听闻卡拉扬去世的消息,建议乐团集体默哀数分钟,并在两个月之后指挥贝多芬最后一首弦乐四重奏的乐团改编版,以寄哀思。

1958年1月18日,伯恩斯坦上任纽约爱乐音乐总监不过两周,便指挥乐团在卡内基音乐厅演出了一场“给年轻人的音乐会”(YoungPeople’sConcerts)。这场时长约为50分钟的演出,以“音乐意味着什么”为主题,不单演奏给在场聆听的大人和小朋友,也透过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面向全美国的家庭直播。从那时起直到1972年,伯恩斯坦在14年间一共指挥了53场“给年轻人的音乐会”。这些音乐会被指挥家本人当做自己一生中“最喜欢的、并获得高度赞赏的事情”,甚至在1964至1965年他申请休假的那一年间,仍坚持回到纽约,指挥数场面向年轻群体的音乐会。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对于后世指挥家而言,前辈伯恩斯坦的一生,通过唱片和现场音乐会,出色诠释了众多著名作曲家的经典杰作,令曾经被遗忘的作曲家如马勒重又获得众人关注,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场音乐会,应该是1989年在柏林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现场演出。来自20个国家的超过一亿名观众通过电视观看了那两场音乐会。那是伯恩斯坦最后一次演出“贝九”,也被乐迷公认为他最精彩的一次。

伯恩斯坦则扮演了“承先启后”角色——上承托斯卡尼尼等现实主义指挥风格倡导者对于德奥古典作品力求完美的演绎,下启梅塔以及马苏尔等继任音乐总监,在惯常演出的古典与浪漫作品之外,加添现当代作曲家少为人知的新作。伯恩斯坦性格温和,观念开放,按照他的助手MimsyStirn所言,这位20世纪最具名望的指挥家从来不端起架子,也不清高自持,而是希望“将音乐中的美、爱与创意带给所有人”。

一键下单「《爱乐》2018年第8期」

其一,到2020年中国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棚改可以有效改善居民的居住条件,是决胜小康社会的关键一环。

招股书还显示,2017年7月28日,北京市大兴区环境保护局向威派格子公司北京威派格同时出具两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分别与底盘喷漆过程产生的废气和危废存放相关,共计罚款8万元。报告期内,威派格其他子公司还受到过税务处罚和工商处罚。

今天的我们依然可以在YouTube等互联网平台上,欣赏到半世纪前伯恩斯坦举办的那一系列“给年轻人的音乐会”。网友在视频下方留言,有的怀念伯恩斯坦,称因为自己小时候看过伯恩斯坦这一系列电视节目,故此与音乐建立起长久的缘分;还有的忍不住问:为什么半个世纪前已有这样自在而不刻板的音乐教育类节目,而在视频技术和互联网传播如此兴盛的当下,却再也见不到类似节目的出现?

10月6日下午,德阳一小孩不慎被卷入机器卷筒,伤情严重。随即,小孩被送往德阳市人民医院进行治疗。7日2时许,记者从德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了解到,小孩在ICU进行抢救。

郭嘉威(中)带领的团队开发新型神经外科机器人系统,全球首创可于MRI头部线圈内做脑部手术。港大供图

中国大洋协会办公室副主任李波表示,十三五期间,我国制定了“蛟龙探海”业务与装备发展总体布局,相关工作正在陆续启动。其中,“潜龙”系列是深海技术装备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相信未来通过科技人员的努力,这些装备将使我国在深海科学认知、资源开发利用、深海环境保护等方面,为人类可持续利用深海空间及其资源环境作出更大贡献。

新华社北京3月8日电(记者王梦、周欣)2019国际泳联世界跳水系列赛北京站8日在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继续争夺。昨日包揽四金的中国跳水“梦之队”再度将所有金牌收入囊中,其中名将曹缘3米板再夺一金,加冕“三冠王”,奥运冠军施廷懋则遭遇“滑铁卢”,仅收获一枚银牌。

世界时钟呈十二边形,可通过转动显示全球12大城市的当地时间。这款独特的作品由日本设计师Masafumi Ishikawa倾心打造,简约的外观设计充分展现了其不俗的制作工艺。简约风格是Ishikawa先生所推崇的一大设计理念。值得一提的是,在设计表盘时,Ishikawa先生还运用了源自LEXUS雷克萨斯高性能车型的碳纤维面板。

青海省卫计委副巡视员付学利表示,近年来,青海省人民医院积极探索“互联网+医疗”创新融合模式,打造了省内“智慧医院”建设的六个“第一”:成为首个接入“青海云健康”的医院、首个实现新农合、大病救助、民政救助“一站式服务”的医院等。“互联网+医疗”代表了医疗行业新的发展方向,希望未来能继续提供更加优质高效的医疗卫生服务。(完)

按照英国乐评人莱布雷希特的话说,伯恩斯坦一直都过着双重的生活。他是同性恋者,却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娶妻生子完成所谓的社会责任;他是指挥家,却有相当多的热情和精力投注在作曲的事业上,并常常因为无法兼顾而心生纠葛。这样说来,伯恩斯坦倾心马勒的音乐,也就不足为奇了。在当年一场“给年轻人的音乐会”上,伯恩斯坦将自己与马勒相比,称他欣赏的这位奥地利作曲家一生都在指挥家与作曲家这两重身份之间纠结:渴望全然地投入到作曲事业中,却迫于生计,不得不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在指挥乐团演出上面。

演出时,伯恩斯坦为配合情境,将全曲最末乐章的“欢乐颂”改为“自由颂”(OdetoFreedom),并对身边人说:“我肯定,贝多芬会同意咱们这样做的。”指挥“贝九”演出的翌年秋天,伯恩斯坦在纽约离世,终年72岁。他这一生,努力拆掉横亘在不同文化之间的高墙,拆掉音乐家与普通公众之间的高墙,拆掉一切不必要的、虚张声势的高墙,所渴望并追求的,不正是“自由”二字?

上一篇:王毅会见印尼总统特使、海洋统筹部长卢胡特
下一篇:中亚问题专家:三大原因解释哈萨克斯坦总统“突然”辞职

责任编辑:匿名